首页 基金净值正文

Costa大规模关店、连咖啡重新回归 但分析师称行业未到洗牌时

admin 基金净值 2020-09-08 13:03:51 7 0

基金排名:Costa大规模关店、连咖啡重新回归 但分析师称行业未到洗牌时

近日,据央视财经报道,英国老牌连锁咖啡Costa,目前在中国多个城市关闭门店,关店数量约占全国门店的10%,其中,其青岛门店已全部撤店,北京及江浙地区也有部分门店关闭。

而就在前不久的9月3日,连咖啡则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一篇名为《消失100多天后,我回来了》的文章,在沉寂三个多月之后,正式宣布回归。

再加之上半年瑞幸咖啡因财务造假而在纳斯达克停牌,近大半年来,零售咖啡市场似乎异常波折。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称,中国的咖啡市场已经从导入期进入了成长期,整体的市场容量在不断扩大,消费人群也在不断扩展,整个行业还没有到洗牌的时候,即市场允许更多不同档次的品牌,以更多的模式和场景进入市场。

星巴克激进而Costa保守

同麦当劳、肯德基这对快餐界的竞争对手很相似,Costa和星巴克在咖啡零售品牌里也是这样的关系。同样创立于20世纪70年代初的两家咖啡连锁店巨头,来自美国的星巴克于1998年进入中国市场,而来自英国的Costa则于2006年才落地中国。

初入中国市场时,Costa野心不小,曾定下目标要在2018年开到2500家门店,拿下中国零售咖啡市场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而事实情况是,目前,Costa在中国市场仅有约400家门店,并且,已于2018年被可口可乐以51亿美元的对价收购。

与此同时,再看竞争对手星巴克的表现,其目前在中国有4000多家门店,在数量上几乎是Costa的近10倍。

朱丹蓬分析称,Costa与星巴克从品牌调性、发展历史、消费人群的重合度几个方面,都很接近,最大的差异在于,星巴克的整体运营比较激进,而Costa则相对比较稳健和保守,导致二者门店的数量差异显著。

虽然,在完成Costa的收购之后,可口可乐曾多次表示,他们看中的是Costa的供应链,而非门店。但此次“关店潮”被爆出之后,还是出现了很多声音,认为Costa终于还是走到了不得不自救的这一步。

不过朱丹蓬对Costa的境况持相对乐观的态度。“被可口可乐收购之后,Costa是不差钱的,”他认为,Costa并不是因为资金问题而关店,这样的调整更多是出于其中长期战略的改变,即未来会向瓶装产品转型,向新零售、数字化以及智能化转型,总体而言,目前的决策是比较合理的。

Costa的英伦范,使其在过去看上去不是非常“争强好胜”,而事实上,在可口可乐的加持下,Costa早已开始了零售场景的探索。2020年初,Costa推出了两款即饮咖啡,铺在电商平台、卖场、超市、便利店等各个渠道销售。2020年6月,Costa与九阳旗下的胶囊饮品机One cup合作推出胶囊咖啡,进军家用咖啡市场。

但这些似乎都比星巴克的动作慢了半拍。星巴克近几年来不仅推出了“啡快”、“专星送”等外卖服务,打通了支付宝、淘宝、口碑等多个平台,还积极拓展星巴克臻选等副线品牌。也许正是线上线下覆盖广泛,还被消费者赠予昵称“星爸爸”。

连咖啡百日回归 “硬重启”拓展渠道和地域

展开全文

电商的崛起使得许多消费品牌都无法只坚守着线下渠道,在星巴克、Costa等连锁店品牌的线上业务铺开之前,就已经出现了连咖啡这样的咖啡外送平台。

连咖啡于2014年在上海成立,以提供星巴克、Costa等咖啡外送服务积累用户,是互联网咖啡的代表之一。2015年,连咖啡剥离星巴克等第三方品牌的咖啡外送服务,开始脱离单纯的外送,转向自创品牌Coffee Box,从外卖服务转向产业链上游,整合线下门店。2017至2019年,连咖啡完成多轮融资。

今年6月初,连咖啡陷入了关店风波,接连关闭了多家线下门店,咖啡业务一度陷入停滞状态。

9月3日,连咖啡则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一篇名为《消失100多天后,我回来了》的文章,在沉寂三个多月之后,正式宣布回归。文中坦言,此前有关连咖啡关店的新闻都是真的,并表示“这个过程非常艰难”。

连咖啡方面称,将全面升级为一家咖啡零售公司。在产品方面,除保留部分咖啡业务外,还将推出但不限于胶囊、浓缩液、冻干粉、冷萃液、瓶装咖啡等产品;布局渠道上,除了此前的微信公众号和小程序以外,还将加入天猫、便利店、加油站等,选址也不再局限于北上广深。

在关闭门店扩充渠道上,连咖啡似乎和Costa做出了相似的选择。

对此,朱丹蓬表示,连咖啡从门店转变为一个特殊通路的运营商,Costa开始重视新零售,星巴克维持它原有的模式,其实是各司各法,大家都是为了匹配新生代消费者不同的喜好和需求。

他强调,整个咖啡市场走到了一个全方位多维化的发展节点,企业都在寻求适合自身发展的一个赛道或者途径。

零售咖啡市场玩家激增 但分析师称未到洗牌阶段

瑞幸咖啡于今年4月被爆出财务造假,一时间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并于6月底发表声明宣布在纳斯达克停牌。尽管停牌不代表公司倒闭,但对于消费者来说,总归是造成了信任危机且使品牌形象遭受打击。

然而,在零售咖啡这块看似早已是红海的市场里,资本的脚步从未停止,不断有新玩家开始入场,甚至解锁新玩法。

朱丹蓬称,中国的咖啡市场已经从导入期进入了成长期,整体的市场容量在不断扩大,消费人群也在不断扩展,整个行业还没有到洗牌的时候,即市场允许更多不同档次的品牌,以更多的模式和场景进入市场。

腾讯参与投资的加拿大品牌Tim Hortons咖啡,持续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开店。来自日本的网红咖啡Arabica也不甘示弱,不到两年时间已经在中国市场开设20余家连锁店。

互联网咖啡的竞争则更加激烈,它们占据了15到20元的咖啡市场。

喜茶作为年轻的奶茶饮品品牌,2019年起开始推出咖啡饮品。上周引起大家广泛讨论的身家超40亿元的90后老板,正是喜茶的创始人,趁着风头正盛,不知是否能一举在咖啡市场打开局面。

朱丹蓬认为,喜茶的优势在于非常愿意研究和靠近新生代消费者的核心需求,咖啡作为一个辅助型产品,加入到业务中是为了建立产品矩阵,主营板块仍然是新中式奶茶,不会影响原有定位。

同样在去年,奈雪的茶也推出咖啡饮品。国产品牌中,茶饮品牌CoCo都可、一点点等也纷纷进行了咖啡饮品的尝试。

与此同时,在快消饮料领域,雀巢、三得利、麦克维尔、三顿半等也在竞争着5到15元的速溶咖啡市场。2020年,连风靡一时的元气森林也推出了两款无糖瓶装咖啡。除此之外,本土饮料品牌诸如农夫山泉、伊利、蒙牛等品牌也跨界进入了咖啡领域。

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2020年9月,主打精品速溶咖啡的三顿半完成过亿元的B轮融资,红杉资本、峰瑞资本持续加码,专注消费投资的天图资本也已入局。8月,以天猫为主阵地的新生代咖啡品牌永璞获得兴旺投资的独家投资,2个月前刚刚完成昕先资本领投的千万级首轮融资。5月,主打挂耳咖啡的时萃获得弘晖资本的千万级A轮融资。

咖啡市场里玩家越来越多,但未来谁是赢家,谁是陪跑,都还尚未得知。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邹远铮返回基金排名,查看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