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金新闻正文

基金排行 半年亏损超4亿,五年亏损近160亿,雨润食品重回巅峰路漫漫

admin 基金新闻 2020-09-01 02:02:19 14 0

基金排行:半年亏损超4亿,五年亏损近160亿,雨润食品重回巅峰路漫漫

上半年,雨润食品实现收益75.36亿港元,同比增长1.95%,实现股权持有人应占亏损4.08亿港元。该公司想要重回巅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投资时报》研究员 卓玛

自去年开始的一轮猪周期上涨行情,使生猪养殖企业业绩获得较快增长,中下游的肉制品加工企业也因此受益,但同属肉制品加工企业的中国雨润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雨润食品,01068.HK)却在最近又一次发布亏损公告。

8月18日,雨润食品发布2020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该公司上半年实现75.36亿港元收益,同比增长1.95%,期内录得净亏损4.05亿港元,同比减少9.30%,股权持有人应占亏损为4.08亿港元,同比减亏约8.97%,主营业务产生的亏损为3.22亿港元,较去年同期减亏约5.29%。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自2015年起,该公司业绩就开始走下坡路,2015年—2019年其五年合计亏损近160亿港元。

2019年初该公司实控人祝义才安排后代接班试图重振公司。今年8月,祝义财更引进竞争对手公司前高管担任雨润肉类产业集团董事兼总裁一职。不过,雨润食品想要重回巅峰,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下游业务营收减少

公开资料显示,雨润食品于2005年登陆港交所,旗下拥有“雨润Yurun”、“旺润”及“哈肉联”三个驰名商标,以及中华老字号品牌“大众肉联”。该公司曾是中国最大的肉制品生产企业之一。

今年上半年,受非洲猪瘟和新冠肺炎疫情叠加冲击,生猪产业受到影响。今年上半年全国生猪出栏2.51亿头,同比大幅下降19.9%,全国猪肉产量1998万吨,下降19.1%,但全国平均猪肉价格上涨104.3%,涨幅比去年同期扩大96.6个百分点。

虽然猪肉价格涨幅较大,但雨润食品的营收并未因此获得较大增长。

报告显示,雨润食品的收入主要由上游的屠宰业务和下游的深加工肉制品业务构成,其中屠宰业务分为冷鲜肉和冷冻肉,深加工肉制品分为低温肉制品和高温肉制品,冷鲜肉和低温肉制品是目前雨润食品的收入主要来源。

展开全文

今年上半年,雨润食品在上游屠宰及下游深加工肉制品业务的年产能分别约为5265万吨及31.2万吨,与截至2019年底的产能相同。

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个别生产基地在第一季度需要停工,加上猪价高企抑制猪肉消费,生猪存栏量下滑导致原料生猪收购困难。雨润食品表示,今年上半年集团的生猪平均采购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约144%,屠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约61.8%。而猪肉价格的大幅增长抵消了屠宰量下跌的影响,今年上半年雨润食品上游业务的整体销售收入比去年同期仅减少0.1%至64.26亿港元。

其中,冷鲜肉实现销售额56.42亿港元,较去年增加3.5%,占抵消内部销售前集团总收益约75%,占上游屠宰业务收益约88%。冷冻肉实现销售额7.84亿港元,较去年同期减少20.1%,占上游业务总收益的约12%。

至于下游深加工肉制品,报告期内,雨润食品在这项业务上实现销售额11.52亿港元,比去年同期增加5.79%。

其中,低温肉制品实现收益9.43亿港元,较去年减少2.58%,占抵消内部销售前集团收益的约12%,占下游深加工肉制品业务收益的约82%,是深加工业务的主要收入来源。而高温肉制品实现收益2.09亿港元,比去年同期增加72.73%,占深加工业务收益的约18%。

雨润食品上半年业绩表现

数据来源:公司2020年半年报

毛利率走低负债高企

事实上,猪肉价格上涨不但拉低了雨润食品销售额,也拉低了该公司毛利及毛利率。数据显示,该公司总体毛利从去年上半年的5.17亿港元减少14%至今年上半年的4.44亿港元,整体毛利率则较去年同期的7%下降1.1个百分点至5.9%。

表现在具体业务上,其上游业务的整体毛利率为1.4%,比去年同期的4.9%下降3.5个百分点,其中冷鲜肉和冷冻肉的毛利率分别为2.2%和-4.5%。

而在下游深加工肉制品方面,新冠肺炎疫情促使单位售价上涨,从而带动下游深加工肉制品的毛利上涨。其上半年下游整体毛利率为30.9%,较去年同期的18.6%增加12.3个百分点,其中低温肉制品毛利率为29.7%,较去年同期的18.1%增加11.6个百分点,高温肉制品毛利率则从去年同期的22.6%大幅上升13.3个百分点至35.9%。

除了毛利率下滑,雨润食品的现金流也不容乐观。

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总资产为92.71亿港元,比2019年末减少4.10亿港元,集团总负债为111.32亿港元,比2019年末增加约1.34亿港元。

也即当前雨润食品处于负资产状态,不过其表示尚有约60.79亿港元的非流动资产,以支持日常的生产及运营,有关状况还未严重损害集团继续经营业务的能力。而雨润食品的流动负债净额为77.96亿港元,银行及其他借款为65.27亿港元,其中有64.76亿港元将于未来12个月内到期。

与此同时,截至今年6月末,雨润食品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3.93亿港元,有尚未及时偿还的共49.97亿港元银行借款,资产负债率为141.6%,净资产负债率为132.8%。

值得注意的是,雨润食品表示正与银行磋商重续贷款,但因借款并未重续,银行方面就此提出诉讼,要求该公司实时偿还21.28亿港元的银行借款或保证偿还同等价值资产。目前,雨润食品1293.50万港元的银行存款和账面价值3.13亿港元的若干物业、厂房及设备已被冻结。雨润食品称,集团的持续经营能力可能存在重大的不确定性。

自救成功尚需时日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雨润食品业绩低迷由来已久。

作为中国曾经最大的肉制品生产企业之一,雨润食品的业绩巅峰出现在2010年,当年实现收入214.73亿港元,股权持有人应占利润达27.28亿港元,分别较上一年增加54.8%及56.3%,随后公司业绩即开始走上下坡路。

时至2015年该公司业绩暴跌。2015年—2019年,雨润食品股权持有人应占亏损分别为29.76亿港元、23.42亿港元、19.15亿港元、47.59亿港元和39.40亿港元,五年合计亏损159.32亿港元。

2019年初,为重整旗鼓该公司开始进行改革。2019年3月,祝义才之女祝媛获委任成为雨润食品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其子祝珺于同年4月接手雨润集团另一上市公司中央商场(600280.SH),成为公司董事长。不过由于2018年、2019年两年净利润连续为负,中央商场已于今年4月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除了安排子女接班,祝义才还引入了新的职业经理人。今年8月,祝义才任命游牧为雨润肉类产业集团董事兼总裁,而该职位此前由祝媛担任。

据悉,游牧此前曾任双汇集团销售公司销售部长、双汇集团总经理,也曾担任双汇肉制品事业部总经理,双汇发展董事、总裁。2017年12月,双汇发展决定聘任马相杰为双汇发展总裁,接替前任总裁游牧,此后游牧担任双汇发展副总裁。而据双汇发展2018年年报中的高管变动情况显示,游牧已为离任状态。

从今年半年报数据来看,雨润食品一年半以来的重振暂未起到良好效果。截至8月28日收盘,雨润食品报收0.67港元/股,市值12.21亿港元,距巅峰期超680亿港元的市值,已缩水超98%。

雨润食品上市以来的股价走势(港元/股)

数据来源:Wind返回基金排行,查看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