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金排行正文

基金排行 深扒“一战而红”的董事长项乐宏

admin 基金排行 2020-09-01 01:57:04 9 0

基金排名:深扒“一战而红”的董事长项乐宏

作者 | 郝美平

来源 | 野马财经

一边是75亿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一边是有着3.27万亿资产管理规模的资管公司基金经理……二者碰撞,经由一场视频会议,牵出了许多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故事。

8月29日,平安资管线上调研上市公司乐歌股份(300729.SZ)。当日下午3:54,乐歌董事长项乐宏突然发朋友圈称“乐歌不欢迎平安资管的基金经理来公司投资。年轻人功课不做,老三老四。”平安资管方则称在问完业绩问题后,“董事长摔门而出。”

一次调研,掀起项乐宏与调研机构的一场“恩怨”。8月31日开盘,乐歌股份股价一度下跌近4%,截至收盘,股价回升,收报于89.65元/股,微跌0.98%。

一言不合就开怼?

29日晚间,继发朋友圈之后,项乐宏再正式发文《我最近接待基金调研的一些感受》,就接受平安资管线上调研详述心理历程。项乐宏称,乐歌上市3年,从最初16.06元/股的发行价,最高涨到30多元,自己耗资8000万增持,认为乐歌不应该是这个价,但是“真的很遗憾,几乎没有一个基金坚持走到今天”。

展开全文

不过今年以来,乐歌股份股价上涨超330%,前来调研的投资机构增加。

乐歌股份官网显示,从6月16日至7月27日,公司接受了多次机构实地调研,包括大成基金、国金证券、中泰证券、中信资本、招商银行、中融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太平洋证券、淳厚基金等超过20家机构的实地调研。

平安资管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乐歌股份进行了线上调研。对于机构的调研,项乐宏认为:“你对乐歌的基本成长历史一无所知;你根本没有开过乐歌一次调研;你根本没有去过一次乐歌的工厂,根本没有做过一次对乐歌员工哪怕基层员工的采访”,“如果乐歌需要秉承恳求您的态度您才肯来投资,那么我宁愿你不要来投资”。

有网友赞同项乐宏的观点,认为“调研一起企业也不单单只是连线,更应该去深入的了解,去一线,去工厂。”

也有网友对其文章发出质疑,认为“一次调研没达到你的预期,就搞的好像你接待一次路演跟做慈善一样。这是你的公司,你的股价。”

8月30日上午,乐歌调研事件持续发酵,平安资管的一位名为张良的股票投资经理针对该事回应称,平安资管在线上调研之前进行过现场调研,事先做过功课,否认了“没有来过乐歌一次调研”的说法。

关于平安资管的调研,项乐宏则直言:“少数基金,比如今天突然临时通知需要调研的平安资管,那些80末90后基金经理们颐指气使、居高临下的态度,至少让我无法接受。”

那么项乐宏口中让他“无法忍受”的平安资管“年轻人”、“80末90后基金经理”到底是何许人也?据叩叩财经报道,此人其实是平安资管高管成员之一、现任副总经理周传根,拥有20多年的金融从业经验以及超过10年的证券从业经验。

出生于1971年的项乐宏比出生于1965年的周传根小6岁。周传根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研究生部,先后任职于国家外汇管理局以及法国兴业证券、国泰基金管理公司等国内外知名企业。2008年11月加入平安资管,从研究总监一路做到公司副总经理。

一个有20多年金融从业经验的基金经理,“惹毛”了75亿市值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对此,有业内基金从业人士向野马财经 表示:国内机构调研普遍不扎实,多数流于形式。真正的调研只依靠交流得到的信息很片面。

某证券界资深人士则向野马财经表示,自己身边有很多基金经理,从没见过基金经理和董事长如此互撕的情况。该人士进一步表示,乐歌董事长和平安资管基金经理的纠纷,本质上是因为两个人所处行业不同,关注的重点不同导致的。基金从业人员是资本思维,关注财务数据和市场,而企业人员关注企业本身的经营,是实业思维。

80%营收靠海外,业绩增速可持续性被质疑

平安资管的张良在朋友圈透露,线上调研时,乐歌股份仅给了平安资管最后几分钟的提问机会,且提了两个问题后“大概是我们的问题特别冒昧?视频中董事长摔门而出。我们多年的调研中,也是第一次碰到。”

是什么问题让项乐宏如此生气?其中之一是“为何前两年公司营收增速不快,甚至有了下降的情况……”,还有一个是“今年的业绩增长受益于疫情,以后如果需求的增长减缓,是否能够通过市场占有率来提升?”

事实上,今年机构频繁调研以来,这两个问题经常出现在调研机构的咨询里。野马财经翻阅7月27日乐歌股份《投资者调研接待记录表》,第一个问题就是对乐歌股份业绩增长可持续性的质疑。

乐歌股份是一家人体工学产品的研发制造商,旗下主要产品有显示器支架、站立式显示器支架、升降桌、升降台以及电视挂架等多种产品。

8月26日晚间,乐歌股份发布2020年半年度报告。上半年实现营收6.33亿元,同比增长37.98%;净利润6815.38万元,同比增长190.22%;基本每股收益0.79元/股,同比增长192.59%。

业绩上涨,股价也水涨船高,乐歌股份股价从其历史最低的18.02元/股,截至最新价89.65元/股。

乐歌股份此前在接待机构调研时曾表示:“1-5月份公司业绩大幅增长,疫情是一个催化剂”。而面对机构对业绩增长持续性的质疑,乐歌股份表示:“从公司内部来说,我们会持续加大研发投入,未来公司业绩的增速可能不一定会那么大,但是趋势还会保持。”

事实上,调研机构对乐歌股份业绩增长可持续性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此前乐歌股份业绩一直在缓慢增长,甚至出现下滑。

2017年到2019年,乐歌股份营收分别为7.48亿元、9.47亿元、9.78亿元,净利润6283万元、5759万元、6298万元。2018年增速出现下滑。

野马财经翻阅年报发现,乐歌股份的主要收入依赖海外市场。2017年到2019年,境外地区营收贡献均超80%,分别为81.9%、83.71%、84.11%。

乐歌股份第一次进入资本市场是在3年前。2017年12月,身穿黑色西装的项乐宏戴着红色围巾,右手拿起敲钟锤,左手竖起大拇指,在深交所的上市敲钟现场,留下了乐歌股份的上市合影。

招股书显示,2014年到2016年,乐歌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0.27亿元、0.51亿元、0.6亿元。2017年,乐歌股份上市,成为“国内人体工学行业第一股”。不过上市至2019年,乐歌股份的净利润并无明显增长。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乐歌股份历年净利润)

长江叫教授,同事叫领导,基金经理叫啥好?

此次怒怼基金经理,让项乐宏成为“网络红人”。事实上,项乐宏在社交网络一向表现活跃,有自己的微博账号和雪球账号。

在微博简介一栏,项乐宏写着:“北大同学叫大项,长江叫教授,也叫忽悠,同事叫领导,家里叫神奇老爸。”这么看,不知道来调研的基金经理们叫啥好?

就在怒怼平安资管基金经理,吐槽“年轻人不做功课,老三老四”后,项乐宏表示自己因为工作劳累,直言“二年前,我上市最灰暗的日子”,二次生病住院,“无法一个人睡觉,无法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如厕、洗澡,不敢一个人坐电梯,甚至不敢和夫人亲热,怕心脏受不了。”

此前,项乐宏还曾就抑制海运价格发声。今年受疫情影响,很多船公司通过大幅提价的方法增加利润,项乐宏发言,呼吁外贸出口企业,增加运量,平抑集装箱的出运价格。

虽然怒怼基金经理后,8月31日开盘,乐歌股份股价下跌,不过89.65元/股的收盘价依然是乐歌股份股价的波峰。

觉得公司股价“不应该是这个价”的项乐宏,从公司上市后两个多月,开始说服自己的夫人增持乐歌股份的股票。按照项乐宏的描述,历时两年多,从最低的18元/股增持到最高30元/股,耗资近8000万元。

就在项乐宏自掏腰包增持的这两年多时间,“很少有基金经理来乐歌。即使有个别基金经理来了,我作为董事长耐心接待,真诚解释,说我作为大股东实控人真金白银高于发行价在持续增持,告诉他们乐歌未来有美好的一天。”

不过,有投资者听着这话不乐意了,认为项乐宏是公司的实控人、创始人,真金白银增持是应该的。

图片来源:微博

对于乐歌股份而言,如果说这次的闹剧只是一场舆论战,那么3个月后的巨额解禁,对于其股价才是真正的考验。

Wind数据显示,乐歌股份12月1日将解禁逾6000万股,对解禁前流通股2388万股的占比为253%,解禁后流通股总数将达到约8433万股。

你怎么看项乐宏接连发声怒怼基金经理?你觉得频繁发声背后,是生气还是另有所图?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看法。返回基金排名,查看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