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金新闻正文

疫情下的天津银行“中考”成绩单:收入微降2% 拨备大增23%

admin 基金新闻 2020-08-28 05:39:14 25 0

基金排行:疫情下的天津银行“中考”成绩单:收入微降2% 拨备大增23%

疫情重压之下,银行业影响几何?随着中报的陆续发布,处在经济前沿的中小银行成绩单或许更具有代表性。

8月27日,港股上市的天津银行(1578.HK)发布了2020年中期业绩报告。报告显示,该行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6.9亿元,同比微降1.9%,实现拨备前利润68.9亿元,同比微降0.8%;上半年计提减值准备37.4亿元,同比大幅增长23.2%,直接拖累净利润同比下降15%至26.7亿元。

这与整体银行业情况类似。2020年上半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1万亿元,同比下降9.4%,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15.86个百分点。此前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银行业净利润下降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持续向实体经济让利,二是不良处置和拨备计提力度加大。

天津银行各项指标既真实反映了疫情对银行业的影响,也充分体现了“让利实体经济”及“备足抵御风险‘弹药’”的监管政策导向。

疫情冲击显现净利下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天津银行2019年中期业绩报告中,该行的营业收入、拨备前利润仍大幅增加,增速较快的是净利息收入。时隔一年,曾表现不俗的三项指标均出现小幅下降,其中营业收入、拨备前利润、净利息收入分别下降1.9%、0.8%和1%。

与此同时,该行的资产质量和银行业整体趋势保持一致,不良资产均呈现上升势头。截至2020年6月末,天津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64.94亿元,较去年末增加了7.29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15%,较去年末上升0.17个百分点,攀升至近年来高点,但仍低于全国城商行2.3%的平均水平。

对此,天津银行表示,业绩指标下降和不良率上升的主要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其业务经营面临较大压力和挑战,部分对公和零售客户流动性和财务状况受损,即实体经济下行压力向银行的传导结果;二是响应政策号召,包括该行在内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向企业和个人提供更低利率贷款、减少手续费、延期偿还贷款及向小微企业提供信贷支援等方式,让利于小微企业。上述原因导致该行净利差从2019年的1.88收窄为1.84,总生息资产平均收益率由2019年上半年的5.04%下降15个基点至4.89%。

展开全文

计提37.4 亿元拨备

日前,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银行业不良贷款较去年同期有所上升,预计未来不良贷款上升压力较大。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94%,较上季度末上升0.03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82.4%,较上季度末下降0.8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21%,较上季度末下降0.32个百分点。对此,郭树清要求银行要备足抵御风险的“弹药”,提前加大拨备提取,提高未来风险抵御能力。监管层传递出的信号在天津银行的业绩报告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在上半年实现拨备前利润微降0.8%的同时,天津银行加大了减值准备计提力度,上半年计提减值准备37.4亿元,同比增长23.2%,直接拖累净利润下降15%。该行拨备覆盖率为212.82%,远高于150%的监管要求,风险抵补能力充足。

在资本充足率指标方面,截至2020年6月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5.47%,较去年末上升0.23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10.88%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0.87 %,较去年末均上升0.25个百分点,高于监管规定的10.5%、8.5%、7.5%底线。

这些指标的变化,既昭示着当前中小城商行对经济形势的判断,也是整体银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为了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部分金融机构已经着手“勒紧腰带度寒冬”,有备之战无不胜之果,相信随着中国经济的复苏向好,金融业的春天也距离不远。

互联网贷款结构调整

透过天津银行的中期业绩报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关注到金融科技的力量,以及其带给一个老牌城商行的变化。

报告显示,截至6月末,该行个人经营类贷款达139.41亿元,较上年末大幅增长22.5%,其原因是以“银税e贷”、“商超e贷”等个人经营线上自营贷款产品为重点,持续加大线上“无接触式”贷款产品应用推广。受益于这些金融科技手段,该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较上年末增长39.8%,表现非常突出。

保企业就是保自己,唇亡齿寒的道理已经演化成为实践。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天津银行在疫情期间,利用央行金融政策发放面向小微企业复工复产的贷款利率已经低至3.55%,通过“天行用呗”产品实现线上秒申秒贷,平均利率仅为3.95%,既展示了大数据支持下的全面风控能力,也是对企业复工复产给予真金白银的输血。

随着《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的出台,备受瞩目的互联网贷款开始步入一个规范阶段,之前高歌猛进的上海银行、江苏银行等城商行纷纷减缓了发展势头。作为其中一员,天津银行也概莫能外。截至6月末,该行互联网个人合作贷款余额为908亿元,不良贷款率1.77%。

对此,天津银行坦承,“受疫情因素影响,个人消费需求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消费贷款需求也受到影响。”加之借款人资金链紧张、还款能力降低,造成贷款逾期现象增加,引致不良率升高。同时,也是该行互联网个人合作贷款从快速增长到“盘中调整”的周期性正常反应,不良贷款水平仍处于其风险收益模型区间之内。

新班子面临的挑战

7月28日,本报第一时间报道了天津银行董事长更迭的消息(《天津银行换帅 行长孙利国履新董事长》)。

随即,该行发布了面向社会公开招聘行长、副行长的公告。根据董事会公告,原董事长李宗唐属于到龄退休,而接任的原行长孙利国是一名银行界的老将,从业资历深厚,成绩有目共睹。业内普遍认为,这种由内部产生的人事衔接有利于保持企业经营策略的稳定。

天津银行的中报显示,孙利国的董事长任职资格已经中国银保监会天津监管局核准并正式履职,其本人申请辞去行长职务已获董事会批准。同时,董事会决定在新任行长到任前,由孙利国代为履行行长职责。

作为一家拥有六千多亿资产规模的上市银行,天津银行此次一举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包括行长在内的四名高级管理层成员,吸引了外界众多目光,也在业内引起不小的震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去年8月,天津农村商业银行亦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一正三副高管人员。上述两家银行的市场化选聘向外界传递出天津市推进市属法人金融机构加快发展的改革魄力。按照程序,天津银行的选聘报名时间已于本月18日截止,最终结果如何?新团队能够为天津银行带来哪些变化?各界都很期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返回基金排行,查看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