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金净值正文

俩问题:蚂蚁集团靠什么赚钱?退休的马云如何掌握控制权?

admin 基金净值 2020-08-27 03:41:15 9 0

基金排名:俩问题:蚂蚁集团靠什么赚钱?退休的马云如何掌握控制权?

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DorAemon

8月25日,蚂蚁集团分别向上交所科创板和香港联交所递交上市申请,谋求A+H上市,公布了招股申请文件。

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蚂蚁集团营业收入为725.28亿元;而2017年至2019年营收额分别为653.96亿元、857.22亿元和1206.18亿元;

净利润方面,2020年上半年,蚂蚁集团净利润219.23亿元,现金流净额270.13亿元。而2017年至2019年蚂蚁集团净利润分别为82.05亿元、21.56亿元和180.72亿元。

通过招股书披露的营收额和净利润数据可以发现,蚂蚁集团的“赚钱能力”非常强悍。平均下来,今年上半年平均每日蚂蚁集团就净赚1.2个亿。

那么,蚂蚁集团到底是靠什么赚钱的?早就退休的马云是如何掌握蚂蚁的实际控制权的?

支付宝所属业务已不是公司营收主要来源

首先分析一下蚂蚁集团的收入来源。

可能多数人会认为支付业务是蚂蚁集团的主要营收来源,因为支付宝可能是普通人生活中接触非常多的蚂蚁集团产品。

支付业务的确曾经是公司收入主要来源,但如今这个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公司收入来源由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数字金融科技平台和创新业务及其他三大业务构成。

2020年1-6月,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营收260.11亿元,占总营收35.86%;数字金融科技平台营收459.72亿元,占总营收63.39%;创新业务及其他营收5.44亿元,占总营收0.75%。

也就是说,如今蚂蚁科技营收主要来源于数字金融科技平台这一项,占比超过六成;而支付宝所属的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则位列第二,已经不再是蚂蚁集团的首要收入来源。

展开全文

对比此前数据可知,2017年时,支付宝所归属的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业务占整体营收五成以上。而随着公司发展,这项业务占比逐年下降,已经不再是蚂蚁集团的首要利润来源。

花呗、借呗成赚钱机器

那么如今蚂蚁集团营收主要来源“数字金融科技平台”业务具体是什么呢?

数字金融科技平台主要由微贷科技平台、理财科技平台和保险科技平台三大部分组成。截止至2020年上半年,微贷科技平台营收285.86亿元,占总营收39.41%;理财科技平台营收112.83亿元,占总营收15.56%;保险科技平台营收61.04亿元,占总营收8.42%。

通俗来说,微贷科技平台的代表业务就是大众熟知的花呗、借呗业务;理财科技平台代表业务是余额宝、余利宝业务;而保险科技平台的代表业务则是相互宝业务。

由此可知,数字金融科技平台业务收入占蚂蚁集团总收入超过六成,而这其中微贷科技平台营收占比最高,达到接近四成。

所以说花呗、借呗是蚂蚁集团的营收主力并不为过。

超过7亿人使用蚂蚁数字金融服务

蚂蚁集团在招股书中称,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12个月期间,在公司平台上使用过一种或多种数字金融服务的用户达到7.29亿人。

目前,微贷科技平台业务规模达到消费信贷17320亿元;小微经营者信贷4217亿元。和金融机构合作伙伴达到约100家银行。理财科技平台资产管理规模达到40986亿元,与约170家资产管理公司合作。而保险科技平台中保费及分摊金额达到518亿元,约和90家保险机构达成合作。

微贷科技平台

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止12个月期间,约5亿用户通过微贷科技平台获得消费信贷。此外,截止至今年上半年花呗用户平均余额约为2000元;借呗日利率约为万分之二。

微贷科技平台中的主打产品即为花呗和借呗。用户使用花呗、或者借呗的整个流程中,金融机构除了负责发放贷款、做出信用额度决策外,还将支付给蚂蚁集团一笔技术服务费。

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蚂蚁集团促成消费信贷余额总计17320亿元,其中98%的信贷余额由金融机构合作伙伴实际进行贷款发放。

除了消费信贷业务外,微贷科技平台业务还包含小微经营者业务。所谓小微经营者,实际上就包括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中的商家,以及使用支付宝的线下商家。

这项业务旨在为小微经营者提供金额较小、无担保、期限灵活、低利率以及可及时放款的贷款业务。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12个月期间,小微经营者贷款日利率约为万分之一,有超过2000万小微经营者用户获得信贷。

同样,蚂蚁集团在这项服务中以收取金融机构以及联营公司网商银行的技术服务费作为营收来源。

理财科技平台

截至2020年6月30日,有超过5亿用户借助公司理财科技服务平台进行投资;约有170家资产管理公司提供了6000多种理财产品,涉及公募基金管理公司、保险公司、银行以及证券公司。

余额宝和余利宝是蚂蚁集团理财科技平台的主要产品之一。类似余额宝,余利宝是面向小微经营者的现金管理服务产品,可每天自动将小微经营者现金转入货币市场基金赚取收益。

另一个属于理财科技平台的产品则是“大理财”,是一个提供理财产品的线上平台。产品涵盖了债券型、股票型和混合型公募基金;固定期限类产品;银行定期存款和其他产品等。

在整个理财产品体系中,蚂蚁集团主要作为资管合作伙伴的“助力者”角色,主要负责理财产品筛选、投资者管理以及提供智能投顾服务。而资产管理合作伙伴则负责产品设计、交付以及同蚂蚁集团平台投资者互动沟通。

保险科技平台

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12个月期间,已有超过5.7亿支付宝用户通过公司平台投保或受保,或参与了互助项目相互宝。此外,蚂蚁集团已与约90家保险合作机构合作,推出超过2000种产品,并且目前平台促成的保费及分摊金额达到518亿元。

保险产品主要以寿险、健康险和互助项目以及财险为主。曾一度引发较高关注的“相互宝”互助项目已累积超过一亿会员,2019年每个会员平均分摊费用为29元。

保险产品服务流程中,蚂蚁集团提供获客渠道,同时和保险合作伙伴一起进行产品设计、承保以及理赔环节;而保险合作伙伴则独立负责产品交付以及偿付环节。

支付业务依然强劲

虽然今年上半年蚂蚁集团营收大头成为数字金融科技,但以支付宝为代表的数字支付业务仍然强劲。

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止12个月期间,蚂蚁集团平台处理支付交易规模已达118万亿元;此外,国际总支付交易规模也达到6219亿元。

“服务费”是收入主要来源

无论是支付宝作为代表业务的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还是花呗、借呗作为代表业务的数字金融科技平台,蚂蚁集团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各种“服务费”。

首先,数字金融科技平台这块业务主要以技术服务费的形式为蚂蚁集团提供营收。

具体而言,微贷科技平台业务中,蚂蚁集团依靠金融机构等合作伙伴获得相应利息收入的一定百分比收取技术服务费,这项收入因此与促成的消费信贷及小微经营者信贷余额相关;

理财科技平台业务中,蚂蚁集团主要按照公司平台促成金融机构合作伙伴实现资产管理规模的一定百分比收取技术服务费;

保险科技平台业务中,蚂蚁集团则主要按照金融机构合作伙伴相应收取保费的一定百分比获得技术服务费,或者按照相互宝项目参与用户支付的分摊金额的一定百分比获得技术服务费。

其次,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方面,招股书称公司这项业务主要收入来自在国内商业交易中,按照交易规模的一定百分比向商家和交易平台收取交易服务费;同时,对跨境商业交易收取交易服务费产生收入;还就金融交易及个人交易收取费用。此外,蚂蚁集团开始从商家服务获取收入,但具体数额并未透露。

退休的马云仍然是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他是如何做到的?

除了有关蚂蚁集团营收构成等信息,也可从招股书中找出马云是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的信息。

根据招股书提供的信息显示,蚂蚁集团董事会中包含阿里巴巴创始合伙人蔡崇信、阿里巴巴CTO程立、阿里巴巴CPO蒋芳等,以及董事长井贤栋、CEO胡晓明、CTO倪兴军等三名执行董事,郝荃、胡祖六、黄益平等三名独立非执行董事。而马云并不在董事会中。

蚂蚁集团主要股东包括杭州君瀚、杭州君澳以及阿里巴巴集团等阿里系企业,这三家公司合计持股83.17%的蚂蚁集团股份。

而杭州云铂实际控制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这两家公司,马云则持有杭州云铂34%股份。那么通过杭州云铂对杭州君澳和杭州君瀚形式控制权,马云进而拥有蚂蚁集团的最终控制权。

招股书中称,据马云、井贤栋和胡晓明以及蒋芳于2020年8月21日签署的《杭州云铂章程》及《一致行动协议》,股东会是杭州云铂的最高权力机构,杭州君瀚及杭 州君澳就其持有的蚂蚁集团股份行使表决权、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向蚂蚁集团提名董事、 监事等股东提案权的行使以及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增持或者减持其持有的蚂蚁集团股份,均应由杭州云铂股东会审议,并需要经过有表决权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批准,因此马云对于相关事项拥有否决权,并且在杭州云铂股东会未通过相关决议时,其他股东应按照马云先生的决定投票,作出并签署相关股东会决议。

不过招股书中也明确表示,马云所享有的经济利益不包括杭州君瀚与杭州君澳的全部股份权益。而马云的经济利益仅对应于这一股份。

蚂蚁集团独立于阿里

虽然蚂蚁集团属于“阿里系”公司,但是招股书指出阿里和蚂蚁双方关系是互相独立,并不存在实质性竞争。

2019年9月,阿里巴巴集团全资子公司杭州阿里巴巴取得蚂蚁集团33%股份,但根据《股权和资产购买协议》,蚂蚁集团不得从事阿里巴巴集团不时从事的业务或其合理延伸,阿里巴巴集团也不得从事蚂蚁集团业务范围内的业务活动。

招股书指出,蚂蚁集团独立于阿里巴巴集团主要体现在资产完整性、业务独立性、人员独立性、财务独立性、机构独立性等五个方面。蚂蚁集团在这五个方面具备完全独立自主的决策能力,此外自身业务也和阿里巴巴业务具有清晰业务划分。

不过,蚂蚁集团也在承认存在公司与阿里巴巴集团可能产生利益冲突的风险。招股书称双方未来都可能进入现有业务范围之外的新业务领域,从而在新的业务领域产生竞争。一方面如果蚂蚁集团业务扩张被视为阿里巴巴集团从事的业务或其合理延伸,那么蚂蚁将业务扩张将受限;另一方面如果蚂蚁科技投资双方业务范围外的公司,蚂蚁科技也将需要向阿里巴巴集团提供优先投资机会。

通读蚂蚁集团招股书后,是不是完全没有想到,你每天在用的花呗、借呗为蚂蚁集团贡献了这么多收入?返回基金排名,查看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