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金净值正文

吃播“大胃王”谢幕:从韩国引进走入歧路,向美食分享转型

admin 基金净值 2020-08-23 06:31:32 12 0

基金排名:吃播“大胃王”谢幕:从韩国引进走入歧路,向美食分享转型

吃播行业即将结束过去数年的野蛮发展史。

8月12日央视新闻援引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称全球每年有三分之一的粮食被损耗和浪费,同时批评大胃王吃播秀,误导消费,浪费严重。

上游平台迅速作出反应,抖音快手回应称宣扬量大多吃可直接封号,斗鱼方面则表示将加强美食类直播内容审核。据观察,一些吃播开始去掉“大胃王”标签,有吃播主动清空在多个平台上的相关内容。不过打开抖音、快手、B站等平台可以发现,“大胃”类吃播的短视频仍不少见。

近年来短视频和直播行业在全球范围内走红,吃播是其中最热门的品类之一,而“大胃王”标签则是吃播吸引粉丝的独门利器。资料显示,这个从韩日发展而来,在世界各地风行的行业中涌现了大量头部网红:有主播称自己全网粉丝破亿,其中顶级主播浪胃仙仅在抖音的粉丝就接近4000万。

和其他行业主播相比,吃播门槛最低。一位主要活跃于快手的吃播康舒玉自嘲称,“这个活儿有嘴就能干。”为了吸引粉丝,主播们不得不剑走偏锋:吃下按盆计算的泡面、吃掉成捆的辣椒甚至大量接近腐烂的水果。

这种不正常的进食行为自然会对身体造成巨大负荷,康舒玉对《深网》表示,“绝大多数大胃王都是假吃,短视频模式就是边吃边吐,然后把视频进行快放剪辑;直播模式的话,一般的大胃王都会在间隙进行催吐。”

金字塔尖下面,是无数变现困难寻求生存的小主播。某MCN机构负责人李志用对《深网》表示,和其他品类相比吃播在带货方面难度较大。

“吃播的主要收入还是来自粉丝打赏,以满足粉丝猎奇心理为主要输出,这让他们很难获得品牌代言或者带货机会。”据李志用介绍,业余吃播带货能力反而强于专业吃播,“专业吃播往往以挑战为主,粉丝图的就是自己平时不能吃或者不敢吃的快乐,商家也不愿意找专业吃播带货。”

在吃播原产地韩国,大胃王也曾饱受争议。2018年时,就有韩媒报道称韩国政府要通过《全国肥胖管理综合措施》来规范和限制吃播。

业内人士早已意识到这种模式不能长久。李志用对《深网》表示,在2018年以后“大胃王”模式就已经不再成为主流吃播的关注重点,“美食文化和美食产业链才是新一代吃播适合变现的最好玩法,李子柒、王刚等都是美食直播,均非传统的那些‘大胃王’。”

定位美食分享的直播有自己的未来。此次疫情过后,受到打击的线下餐饮业急需鲜活助力,直播已成餐饮企业拉客的标准手段。据《深网》观察,在杭州上海等直播行业比较发达的城市,新店开业请网红主播来驻场,已经形成惯例。电商平台上,美食主播也是直播带货的一种重要手段。盒马刚开业时,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在店里品尝帝王蟹、小龙虾等商品,就掀起了一阵带货潮。

从猎奇到歧路

吃播模式最早起源于韩日两国,该模式甚至早于中国直播传统的秀场模式。在韩国,吃播被称为“Mukbang”,这是将韩语中的“吃饭”和“直播”二个词进行组合。娱乐业更加发达的日本则一直有“大胃王”文化,小林尊曾连续多次拿下“大胃王”的世界冠军。

直播模式出现前,吃播的主要经济来源是比赛奖金,一些拥有较好外形条件的吃播还可以获得品牌代言机会。但当直播行业兴起后,粉丝打赏迅速帮助吃播从小众模式成为大众话题。吃播的过程中,主播会一边吃着大量食物一边和粉丝聊天,取悦屏幕前的观众。

相关报道显示,仅靠打赏,韩国顶级吃播日收入可以达到数万元人民币级别。

随着移动互联网进一步普及,韩国、日本吃播主播相关视频被大量上传到视频网站。在国内,B站、微博等平台成为粉丝们了解吃播的主战场。伴随着智能手机二次普及,中国直播、短视频行业蓬勃发展,吃播迅速成为中国主播们的模仿对象。

百度指数显示,从2014年4月至今“吃播”指数从最初的几近为0增长至疫情期间的8500;来自Google Trend和招商证券的数据也显示,Youtube上关于吃播的热度也持续增温。

有数据显示,中国专门从事与吃相关的主播、博主超过百万。不过与韩日吃播与美食、美颜密切相关不同,中国吃播行业很快走上歧路。

直播行业刚刚兴起不久,就有主播为了吸引流量关注,采用各种异食癖方式吸引眼球。为了满足观众无止境的猎奇心理,很多主播一步步挑战无下限的吃播表演。

相比异食癖,大胃王模式似乎显得没那么猎奇。2016年,名为“挑战木下,速食10桶火鸡面用时16分钟20秒!”的视频走红B站,播放量突破170万。该视频的拍摄者密子君被称为中国初代大胃王,随后阿伦、浪胃仙(浪老师)等吃播也先后以“大胃王”模式走红。

背后推波助澜的还有各个直播平台,据吃播资深爱好者CCC介绍,在快手关注了一个大胃王以后,就经常收到相关的推送,“巅峰时页面大概有三分之一都是和吃播相关,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大胃王。”

康舒玉对《深网》表示,自己最初也是想做一个普通的美食博主,“但是积累粉丝实在太慢了,有粉丝私信要我试试大胃王的模式,结果一天就涨了好几千粉丝,打赏金额也是平时的几十倍。”

流量的世界里,很多人没能抵御这种诱惑,“当积累起几十上百万粉丝后,谁还在乎初始流量来自哪里?”开启了大胃王模式的康舒玉迅速成为了一个小网红,推广、带货的需求接踵而至。

据康舒玉介绍,吃播行业的头部主播短视频播放量如果达到几百万级别,能带动的相关收入至少也是百万级别,“但我们这样的腰部主播其实生存就比较艰难,推广带货的收入不算多。”

危险的贪吃蛇

诺基亚风靡全球的年代,贪吃蛇在每一个屏幕上疯狂吞噬,直到不得不碰壁或者反噬自身。当吃播从分享走向猎奇,大胃王们也不得不面对“贪吃”的代价。

万方数据库上,有学术机构针对吃播受众的心理做研究,认为看吃播的人可能是出于以下的心理需求:一是获得替代性满足,例如自己要减肥或者要保持身材,不能多吃,转而看别人吃;二是满足猎奇心理和窥私欲,好奇别人是如何吃下大量食物、如何生吞章鱼等;三是获得陪伴感,独居年轻人口压力大,通过吃播跟网友、主播互动;四是满足审丑心理,会批判吃相不佳,但又喜欢看吃相狼狈的主播;五是获得文化认同感,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希望看到别人也喜欢吃。

吃播帮助消费者获得了替代性满足,相对应的吃播们也不得不承受这些食物背后的“不健康”。几乎所有吃播都会在直播间或短视频中食用单一饮食,“一次吃十斤生鱼片,点米饭加50份红烧肉。”而短时间内摄入同类过多、高碳水、高脂肪食物必然会加重身体负担,对人体造成极大伤害。

去年沈阳30岁的王先生从事吃播行业半年,体重从200斤升至280斤,在准备直播时头晕住院,抢救7天后离世;9月,世界排名第17名的大胃王李蕙逝世,当年仅有54岁;据《深网》了解,曾有多位大胃王吃播在直播时出现过晕厥症状。

在沈阳王先生离世后,同行对他的评价是,“他就是太实在。”事实上,大胃王基本都采用假吃方式。康舒玉对《深网》表示,一般来说短视频和直播采用两种假吃,“拍摄视频就是在桌子下面放盆,吃一口吐一口,再通过视频剪辑的方式处理;直播的话就是物理催吐或者药物催吐。”

康舒玉进一步介绍称,业内有几家视频剪辑公司专门从事吃播剪辑工作,“是非常成熟的流水线模式。”

对于物理催吐,有传闻称,“在食指往下、虎口以上,一个长年累月的齿痕伤疤是吃播共同的烙印,因为需要用手指深深探进喉咙里催吐,手背上便不可避免的被牙齿一伤再伤。”

不过,康舒玉告诉《深网》,“一般来说,长期催吐反而不会产生伤痕,因为喉咙已经松了,很容易就能产生呕吐反应。况且在呕吐的时候,牙齿是很难闭合咬伤手背的。”

针对药物催吐,康舒玉并不愿意透露日常使用的药物名称,但据《深网》了解,药物催吐主要靠刺激胃黏膜,让人产生呕吐反应。

今年5月,吃播圈发生翻车事件。一名吃播在B站上传视频时,意外发布原片,暴露了大胃王吃播的真相。视频显示,该名吃播原本吃得津津有味,但很快被画面外的助手打断。该助手对吃播进行了一系列场外指导,随后该吃播开始假吃,吃一口吐一口,只要导录说“吐吧”,画面一侧就会递过去一个小白盆,将嘴里的东西全吐出来。

8月12日的央视新闻中截取了部分网络吃播镜头,其中一名入镜博主“大胃mini”在微博小号回应道:“杜绝浪费是对的,但你们知道我的,掉在桌子上的我都捡起来吃掉。”

为了淡化大胃王标签,“大胃mini”已将微博昵称改为“梨涡少女mini”。

向美食分享转型

8月13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提示各会员企业,坚决禁止在直播中出现假吃、催吐、猎奇、宣扬量大多吃,暴饮暴食,以及其他铺张浪费的直播行为。

此前,已有相关平台履行了类似的政策。多个短视频、直播平台均表示针对网络上有吃播内容浪费粮食,或是以假吃,催吐等行为来博人眼球的行为,将一律关停直播,封禁账号。

康舒玉对《深网》表示,大胃王只是吃播原始积累粉丝的手段,当获得大量粉丝以后,多数大胃王都会选择洗去这个标签,“简单的说就是,大胃王标签不容易带货,打赏收入并不稳定。”事实上,以大胃王模式起家的密子君、浪味仙等吃播都在转型后将前期猛吃的视频进行删除。

有网红品牌营销负责人贾逸仙对《深网》表示,并不欢迎大胃王对自己的产品进行评测或食用,“曾经有大胃王一次性吃下我们大概十斤左右的点心,并没有受到什么好的效果,还有粉丝评论说‘感到恶心’。我们也曾考虑过起诉一些并没有经过我们授权的吃播,但考虑到可能又起到另外的反效果,只能作罢。”贾逸仙对《深网》表示,对吃播的这种行为“不堪其扰”。

而急需流量的餐饮企业对大胃王也没那么欢迎,北京某网红面馆相关负责人孟飞宇对《深网》介绍,一般来说邀请大胃王的是自助餐厅,“我们是不会邀请大胃王来做日常宣传的,吃相有些难看,感觉对可能是一种负面影响。像我们这种零点的餐厅,一般会邀请针对北京本地探店吃播。吃播给的报价一般在几万元左右,有的会额外加上后期宣传费用。”不过该网红面馆最终没有支付这笔费用,“因为本身探店的吃播不在少数,所以我们并没有选择付费进行宣传。”

康舒玉表示,由于他的粉丝在吃播领域并不算多,所以探店、带货收入很少,“比较依赖粉丝打赏,月纯收入有时还不足万元,最多的时候也就在三五万左右。”康舒玉对《深网》介绍,大胃王模式其实很难长久,“首先确实对身体有损害;其次大胃王的运营成本是吃播所有形式里最高的,开一场直播可能就要花费5000元以上,有时还收不回成本。”

据康舒玉介绍,曾经有和他一起在同一个直播平台起家的大胃王,在收割了几十万粉丝后,转型成专注白领美食推介,“月收入可以稳定在10万元左右,大部分为探店、带货的费用,粉丝打赏的费用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最典型的正面案例是美食博主李子柒,李子柒曾对外表示,她的品牌理念就是慢生活,慢传统,“现代都市人的压力很大,面临生存、家庭等不少问题。我在视频里展示出轻松美好的画面,是为了让观看者减少焦虑,带来一种平静舒适的感觉。”在电商平台上,多款李子柒代言的商品获得热卖。其中天猫旗舰店上,仅螺蛳粉一款爆品就有接近百万人付款。

但在康舒玉看来,李子柒模式很难模仿,“我曾经停止过一段爆吃模式,但粉丝打赏很快大幅下降,其他收入也没有跟上。现在考虑退出一行业,找点别的工作。”

(应被访者要求,康舒玉、李志用、贾逸仙、孟飞宇均为化名。)

来源:腾讯深网 作者:孙雨返回基金排名,查看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