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金数据正文

这一次,华为悄悄做起LP

admin 基金数据 2020-08-17 02:36:37 15 0

基金排名:这一次,华为悄悄做起LP

华为又出手了。

这一次,华为选择做了一家新成立的创投基金的出资人。投资界从天眼查获悉,8月12日,深圳市红土善利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红土善利)成立。其中,华为和其旗下哈勃投资合计出资2亿元人民币,成为该基金LP。

公开信息显示,红土善利背后有五位出资人,其中深圳市引导基金出资最多,占比达到49%;其次便是华为系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此外还有北京建信本源新兴股权投资管理中心。值得一提,国内最大本土创投机构深创投是该基金管理人。

不久前,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公开坦承,华为的芯片一直处于缺货状态,华为今年秋天将会上市搭载麒麟9000芯片的Mate40,“可能是我们最后一代华为麒麟高端芯片”。面对这样的困境,华为的“塔山计划”曝光,该计划的目标是实现半导体技术的全面自主可控。

“很遗憾在半导体制造方面,我们只是做了芯片的设计,没搞芯片的制造。”余承东表示。即便是华为这样的巨头,想要靠一己之力完成芯片全产业链依然是不现实的。而通过投资,在芯片产业链上扶持相关企业,无疑是最好的方式之一。在这样的背景下,华为携手深创投,意义重大。

深创投成立一只新基金

华为悄悄做起LP:累计出资2亿元

继去年成立专门的创投机构哈勃投资之后,华为这一次选择做LP。

天眼查显示,8月12日,深圳市红土善利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注册资本6亿人民币,经营范围为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

引人注目的是,华为罕见地出现在红土善利的股东名单中。其中,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认缴1.9亿元人民币,持股31.67%为红土善利第二大股东;哈勃投资认缴1000万元人民币,持股1.67%为红土善利第四大股东。

除了华为,该新基金的其他LP来头都不小。红土善利最大的股东为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认缴2.94亿元人民币,持股比例49%。

展开全文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市引导基立于2015年,目标规模1000亿人民币,由最国内最大的本土创投机构深创投负责管理,子基金重点投资符合国家、广东省及深圳市产业规划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疗、智能装备、节能环保等行业。

北京建信本源新兴股权投资管理中心出资1亿元,认缴16.67%股份成为第三大股东。这一机构6月4日才成立,其最大股东为(北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而建信财富的背后则是国有控股企业。据公开信息显示,这是迄今为止北京建信本源新兴股权投资管理中心出手的唯一一只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深创投全资子公司深圳市罗湖红土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对红土善利出资600万元人民币持股1.00%。深创投将是红土善利的主要管理方。

深创投在无人不知。这家成立于1999年的老牌创投机构,目前管理各类资金总规模约3908亿元。截至2020年7月底,深创投投资企业数量、投资企业上市数量均居国内创投行业第一位:已投资131个,累计投资金额约530亿元,其中167家投资企业分别在全球16个资本市场上市,317个项目已退出(含IPO)。

事实上,这不是华为第一次做LP出资创投基金。投资界了解到,华为目前是国家开发银行旗下国开开元母基金和元禾辰坤管理的国创元禾母基金的LP。而这两只母基金一共投资了数十只子基金,GP名单中不乏国内一线知名投资机构,如、、、钟鼎资本、金创投、、创投、GGV、中国基金、等。

不过,这一次红土善利似乎承载着不同的意义。在业内人士看来,华为与深创投合作,在此时成立新基金,虽尚未明确红土善利的投资偏好,但以目前的国际形势和华为的处境来看,大概率是与半导体产业相关,主要进行战略性投资。

华为密集出手半导体

一年至少14家企业,累计超2亿元

其实,在参投基金前,华为已透过哈勃投资频繁出手投资。

2019年4月,华为低调拿出7亿成立哈勃投资。2020年1月,华为将哈勃投资的注册资金增至17亿元。据不完全统计,围绕半导体产业链,哈勃在一年多时间内密集投资了至少14家企业,累计投资额超2亿元

从投资金额上看,哈勃对灿勤科技1.1亿元的下注居于投资众企业之首。而从投资比例看,除去未公布持股比例的好达电子、纵慧芯光和东微半导体,哈勃投资对庆虹电子的投资比例最高,以2206万元的投资额占比32%,其余投资比例均等于或低于10%。

从企业所在领域来看,哈勃投资覆盖了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晶圆级光芯片、电源管理芯片、时钟芯片、射频滤波器、人工智能等多个领域;最为关键的是,这些被投企业有一个共同特征:技术均为自主研发,在各自细分领域具有一定影响力。

比如哈勃在8月最新投资的思特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高性能CIS图像传感器芯片设计公司,被称为安防领域图像传感器“隐形冠军”,其产品多应用于安防监控、车载影像、机器视觉及消费类电子产品等应用领域。虽然思特威成立时间并不长,但是其切入和布局的市场领域避开了手机市场而选在安防监控方面,凭借过硬的产品设计,目前在安防领域市占率名列前茅。

而今年6月刚刚投资的纵慧芯光,专注于光通讯专用VCSEL芯片、3D传感专用VCSEL芯片的标准品开发以及基于行业需求提供定制芯片和解决方案,是目前为止全球可实现VCSEL芯片量产的仅五家厂商之一,也是中国第一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VCSEL芯片公司。而VCSEL芯片主要应用在手机人脸识别中,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透过这一系列投资,不难发现华为对外投资逻辑的转变由最初华为技术进行国际化扩张投资,转变为哈勃围绕半导体产业链进行密集投资。一位接近华为高层人士曾对投资界表示,华为投资不是出于财务投资目的,而是其构建产业生态布局的抓手。

眼下,随着新基金的成立,华为在产业生态的布局明显在加速。这是顺势而为,也是其不得不作出的选择。

第一枪打响

VC/PE们敢大胆投半导体了

回过头来看,红土善利的成立时机耐人寻味。

8月4日,国务院发布了《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以下简称《若干政策》)。该政策仅仅发布8天之后,红土善利就注册成立,这是国内VC/PE开始向芯片产业倾斜的第一枪

《若干政策》不但给予了集成电路生产企业史上税收最大优惠,同时对于投资该行业的众多VC/PE也给出了巨大的政策支持。

众所,芯片产业投资门槛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周期长,曾经让不少VC/PE都望而却步。曾在公开场合坦言:“中国VC不是不投芯片,之前我们投了好几个都血本无归”

随着《若干政策》的发布,投资半导体的VC/PE在募资端和退出端都迎来了不同程度的扶持。

具体来看,《若干政策》中指出要充分利用国家和地方现有的政府投资基金支持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发展,鼓励社会资本按照市场化原则,多渠道筹资,设立投资基金,提高基金市场化水平。

此外,《若干政策》也明确表示,大力支持符合条件的集成电路企业和软件企业在境内外上市融资,加快境内上市审核流程。鼓励支持符合条件的企业在科创板、创业板上市融资,通畅相关企业原始股东的退出渠道。

史无前例的扶持政策,令VC/PE圈沸腾。而深创投无疑成了《若干政策》发布后行动最快的创投机构。

这不难理解,随着国产替代兴起,国内城市之间也在暗自较劲。据了解,深圳在芯片的IC设计领域已经在众多城市中笑傲群雄,但在芯片制造和先进封测环节仍有所缺失。为了补齐在芯片产业中的短板,深圳市去年发布了《进一步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3年)》,计划到2023年,建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集成电路产业集群,并做大产业规模。

如今,集成电路作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战略性、基础性和先导性产业,推进国产自主化,实现供应链安全可控已经迫在眉睫,而优秀的投资机构一直是产业发展中不可或缺的“催化剂”

一位专注于半导体的投资人表示,“五年前,市场上投半导体的GP一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现在好像没有GP不投半导体。”眼下,VC/PE纷纷投身到这场大潮中,推动芯片行业国产化的进程。返回基金排名,查看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