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金排行正文

LP直言:规模10亿以下的GP就不要来找我们了,因为我不知道你能活几年

admin 基金排行 2020-06-24 15:25:10 69 0

基金排名:LP直言:规模10亿以下的GP就不要来找我们了,因为我不知道你能活几年

2020年黑天鹅来袭,创投行业同样遭受严重冲击,募资更难了,投资活跃度也显著下降,整个行业千里冰封。

CVSoruce投中数据显示,2020年VC/PE市场进入生死之战,尤其是中小机构面临多重压力,普遍低位运行逆境求生,新成立机构、募集基金数量均在已经处于寒冬状态的2019年的基础上进一步下降三成左右。在投资活跃度上,刚刚过去的5月份的投资数量与上年相比下滑了近六成。

在这样的时刻,投中网【LP/GP投中10问】邀请了市场上十二家头部GP和LP的掌舵者,坐下来面对面深度交流探讨,直面如何应对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的问题。

到场的嘉宾有:

内蒙古西贝餐饮集团 贾国龙 创始人

加华资本 宋向前 董事长、创始合伙人

招商资本 张日忠 首席执行官

同创伟业 郑伟鹤 董事长、创始合伙人

鼎晖投资 胡晓玲 创始合伙人

东方富海 陈玮 董事长、创始合伙人

金沙江创投 朱啸虎 主管合伙人

渶策资本 甘剑平 创始合伙人

广金基金 鲁勇葳 总经理

元禾辰坤 王吉鹏 高级合伙人

金财投资 尤兆祥 董事、总经理

光控母基金 张琤 董事总经理

内蒙古西贝餐饮集团 贾国龙 创始人

加华资本 宋向前 董事长、创始合伙人

招商资本 张日忠 首席执行官

同创伟业 郑伟鹤 董事长、创始合伙人

鼎晖投资 胡晓玲 创始合伙人

东方富海 陈玮 董事长、创始合伙人

金沙江创投 朱啸虎 主管合伙人

展开全文

渶策资本 甘剑平 创始合伙人

广金基金 鲁勇葳 总经理

元禾辰坤 王吉鹏 高级合伙人

金财投资 尤兆祥 董事、总经理

光控母基金 张琤 董事总经理

在会上,各位业界大佬敞开了话匣。

中国最大的餐饮集团之一的西贝创始人贾国龙坦言:“一场危机让我们一下清醒了很多。”在疫情爆发后,此前一直顺风顺水的西贝,一算账上资金不够花三个月工资。此前一直坚持不融资、不IPO的贾国龙,也开始重新考虑资本市场的作用。

头部人民币GP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直言,民营LP进入创投领域的意愿大幅下滑,行业出现萎缩。2017年的资管新规和2019年出台的创投基金税制政策,给人民币基金募资造成了严重困难,也间接促成了目前国资LP成为市场绝对主角的现状。疫情之后,这些问题全部暴露了出来。

老牌人民币母基金元禾辰坤高级合伙人王吉鹏则表示,很多2017年资管新规之时入行的新GP,做到今天越来越难。很多GP两年半的时间都募不起来一个成规模的人民币基金。有些GP转了FA,这就是行业的残酷现实。

一级市场没有做空,对投资人来说,无论市场如何风云变幻,也必须依然保持乐观、寻找机遇。市场永远是对的,不抱怨市场。参加本次对话的十二位大佬,均是历经市场磨练,经历过大小周期的投资老兵、企业家,下面就来看看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在黑天鹅肆虐的2020年 从危机中可以得到什么财富

黑天鹅是2020年任何论坛都避不开的话题。尤其是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是几十年来都没有先例的重大黑天鹅,无论是多资深的投资人或企业家,都是第一次经历。巴菲特说不要白白浪费一次危机,从这样罕见的危机中,可以得到哪些经验和教训?

西贝餐饮集团创始人贾国龙坦言:“如果没有疫情,我们还在很骄傲原地踏步。”

我们做企业的也需要一场危机,一场危机让我们一下清醒了很多。危机没有来之前,我们一直认为餐饮行业,就是现金流行业,只要你认认真真做,别乱做,还是很健康的。餐饮业嘛,就是生菜做成熟菜,五毛卖成一块,我们从里面挣一毛钱。也不能发展太快,我们就是扎扎实实的做,做了32年了,规模也不是很大,300多家店。

结果疫情来了之后发现根本不是这样,我们账上的钱根本不够发三个月工资。我们平时跟银行也不怎么打交道,账上只有2亿多资金,一个月工资发1.6亿左右,三个月就要发5亿多资金。因为疫情来得太突然了,我们本来准备过年好好做生意挣点钱的,结果突然停了,一点预感都没有。武汉封城,所有的门店都关了,我们有1万多员工关在宿舍,恐慌是自然的。

但是此时此刻我是乐天派,疫情逼出了我们很大的能力,如果没有疫情,我们还很骄傲的在原地踏步走。

我们做企业的也需要一场危机,一场危机让我们一下清醒了很多。危机没有来之前,我们一直认为餐饮行业,就是现金流行业,只要你认认真真做,别乱做,还是很健康的。餐饮业嘛,就是生菜做成熟菜,五毛卖成一块,我们从里面挣一毛钱。也不能发展太快,我们就是扎扎实实的做,做了32年了,规模也不是很大,300多家店。

结果疫情来了之后发现根本不是这样,我们账上的钱根本不够发三个月工资。我们平时跟银行也不怎么打交道,账上只有2亿多资金,一个月工资发1.6亿左右,三个月就要发5亿多资金。因为疫情来得太突然了,我们本来准备过年好好做生意挣点钱的,结果突然停了,一点预感都没有。武汉封城,所有的门店都关了,我们有1万多员工关在宿舍,恐慌是自然的。

但是此时此刻我是乐天派,疫情逼出了我们很大的能力,如果没有疫情,我们还很骄傲的在原地踏步走。

加华资本董事长宋向前则认为,其实现在面临的已经不是黑天鹅,而是灰犀牛了。黑天鹅是完全不可预知的,而灰犀牛虽然罕见,但它就在那里,就看躲不躲得过去。

过去大家觉得古典经济学里面黑天鹅很多,现在中国其实到了灰犀牛比较明显的阶段,风险其实一直在那里,就看躲不躲得过去。我个人不是特别乐观,我觉得大概率躲不过去,那么我们就要争取做受伤最小的那个。

加华资本是中国消费行业的投资老兵了,大消费与现代服务业如果不行,中国经济会很麻烦,第一是就业问题,第二是中小民营企业问题,第三是民生问题。今天讨论有没有黑天鹅已经没有必要了,我个人认为灰犀牛就在那里蹲着,我们能不能绕开,在既定的风险面前有多强的反脆弱力?如果绕不开,如何通过对自我认知的刷新、对企业模式的再思考,从而最大可能地减少损失?这是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一点。

但是作为20多年都坚持价值投资的人,我对中国的未来仍然长期看好。这就好比,过去中国在市场没有完全实现自由竞争、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单腿拄拐参加了奥运会,还拿了亚军。如果我们是健康人、正常人,能够两条腿跑步去参加奥运会,成为世界冠军指日可待。基于这个条件,我个人认为看多中国长期来看是正确的方向。

过去大家觉得古典经济学里面黑天鹅很多,现在中国其实到了灰犀牛比较明显的阶段,风险其实一直在那里,就看躲不躲得过去。我个人不是特别乐观,我觉得大概率躲不过去,那么我们就要争取做受伤最小的那个。

加华资本是中国消费行业的投资老兵了,大消费与现代服务业如果不行,中国经济会很麻烦,第一是就业问题,第二是中小民营企业问题,第三是民生问题。今天讨论有没有黑天鹅已经没有必要了,我个人认为灰犀牛就在那里蹲着,我们能不能绕开,在既定的风险面前有多强的反脆弱力?如果绕不开,如何通过对自我认知的刷新、对企业模式的再思考,从而最大可能地减少损失?这是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一点。

但是作为20多年都坚持价值投资的人,我对中国的未来仍然长期看好。这就好比,过去中国在市场没有完全实现自由竞争、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单腿拄拐参加了奥运会,还拿了亚军。如果我们是健康人、正常人,能够两条腿跑步去参加奥运会,成为世界冠军指日可待。基于这个条件,我个人认为看多中国长期来看是正确的方向。

招商资本首席执行官张日忠认为自己是现实派,不管是否有黑天鹅、灰犀牛,重要的是认清现实,坚持自我。

我向来是现实派,偏乐观一些。现在整个全世界都是一地鸡毛,但是方向和趋势是不变的。比如说黄河从青藏高原一路向东,奔向大海,但是过程当中河水十八弯,那么多弯弯曲曲的,整个过程都不是很顺的,我们的经济也是这样。今年黑天鹅也好,还是别的什么也好,我们是要认清现实,坚守自我。

在不确定当中寻找确定问题,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还是回到常识和规律,做好我们的投资,看好组合,现金流比较好的(资产),不管经济怎么发展变化,波动不会很大,这样我们不管任何时候抵抗能力比较强,所以我个人是现实派。

我向来是现实派,偏乐观一些。现在整个全世界都是一地鸡毛,但是方向和趋势是不变的。比如说黄河从青藏高原一路向东,奔向大海,但是过程当中河水十八弯,那么多弯弯曲曲的,整个过程都不是很顺的,我们的经济也是这样。今年黑天鹅也好,还是别的什么也好,我们是要认清现实,坚守自我。

在不确定当中寻找确定问题,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还是回到常识和规律,做好我们的投资,看好组合,现金流比较好的(资产),不管经济怎么发展变化,波动不会很大,这样我们不管任何时候抵抗能力比较强,所以我个人是现实派。

同创伟业董事长郑伟鹤谈了三点:底线思维、使命感、平常心。机构应思考如何在不确定的疫情、不确定的中美关系中生存,尽管面临黑天鹅,也要继续保持使命感,在投资中坚持。

第一点,核心其实就是底线思维。机构能不能生存,或者能不能在不确定的疫情中、不确定的中美关系中生存,比如说我们投了跟华为相关的公司。这些需要我们思考,需要我们有底线思维。疫情的不确定性,中美关系的冲突可能正在展开,而且可能还比我们想象中的恶劣。中国整个科技界受到冲击有多大,我们受到冲击会有多大,我们整个行业要有底线思维。

第二点,尽管面对黑天鹅,面对不确定,我们还是要有使命感,我们的使命就是通过经济的转型,支持中国高科技的发展。我们在投资上坚守了20年,后面的20年怎么做得更扎实?我们投了500家左右的企业,怎么更好地服务他们?包括在这次疫情中的我们应承担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责任,怎么落实到具体行动中去。

第三,我们还是保持一个平常心,目前来讲心态已经很好了,我们在座的都是头部机构,怎么在平常心中又保持进取的状态,更好的引领团队,引领整个行业,怎么做好自己,确确实实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总的来说,我不算乐观,也不悲观,最关键的还是做好自己。

第一点,核心其实就是底线思维。机构能不能生存,或者能不能在不确定的疫情中、不确定的中美关系中生存,比如说我们投了跟华为相关的公司。这些需要我们思考,需要我们有底线思维。疫情的不确定性,中美关系的冲突可能正在展开,而且可能还比我们想象中的恶劣。中国整个科技界受到冲击有多大,我们受到冲击会有多大,我们整个行业要有底线思维。

第二点,尽管面对黑天鹅,面对不确定,我们还是要有使命感,我们的使命就是通过经济的转型,支持中国高科技的发展。我们在投资上坚守了20年,后面的20年怎么做得更扎实?我们投了500家左右的企业,怎么更好地服务他们?包括在这次疫情中的我们应承担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责任,怎么落实到具体行动中去。

第三,我们还是保持一个平常心,目前来讲心态已经很好了,我们在座的都是头部机构,怎么在平常心中又保持进取的状态,更好的引领团队,引领整个行业,怎么做好自己,确确实实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总的来说,我不算乐观,也不悲观,最关键的还是做好自己。

鼎晖投资创始合伙人胡晓玲认为,过去的经验表明,每一次危机都是头部企业扩张的机会。鼎晖投资的头部企业,无论是在疫情期间还是疫情后的恢复速度,都要比市场平均水平优秀10-15个百分点。

第一件事是头部企业加速整合的机会肯定出现了,每一次危机都是这个过程——头部企业的市场份额增加。一个典型的例子,10年前我们投链家的时候,当时链家主要在北京市场,因为房地产周期多,两三年一次,每次周期之后,链家的市场份额都有至少5%的增幅,今年链家(现在叫贝壳)交易金额目标是3万亿的规模。我们投的好几家企业员工数都是10万人级别,这些企业都是所在行业的头部公司,它们在疫情期间的表现比市场平均情况好,3月份起之后每月恢复的速度也比市场平均高10-15个点,从而印证了头部企业份额增加这件事。

第二件事是人们会在危机之后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这件事的影响会更长远。我原来觉得自己挺理性乐观的,但过去几年一直被别人认为过度保守。我一直觉得肯定会有这么一次经济危机或下行的到来,就像日本90年代。我是做消费领域投资的,之前市场所有的迹象:过度消费、财富高速成长带来的畸形消费比比皆是,这些是看得到的。这些东西一定会放缓或停下来,因为它不正常。

记得一个国际友人说过,世界上几个经济体都是在经济危机开始以后,人们才真正的知道什么是幸福,知道自己要什么。那种跟着别人盲目走的畸形消费变少了,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第一件事是头部企业加速整合的机会肯定出现了,每一次危机都是这个过程——头部企业的市场份额增加。一个典型的例子,10年前我们投链家的时候,当时链家主要在北京市场,因为房地产周期多,两三年一次,每次周期之后,链家的市场份额都有至少5%的增幅,今年链家(现在叫贝壳)交易金额目标是3万亿的规模。我们投的好几家企业员工数都是10万人级别,这些企业都是所在行业的头部公司,它们在疫情期间的表现比市场平均情况好,3月份起之后每月恢复的速度也比市场平均高10-15个点,从而印证了头部企业份额增加这件事。

第二件事是人们会在危机之后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这件事的影响会更长远。我原来觉得自己挺理性乐观的,但过去几年一直被别人认为过度保守。我一直觉得肯定会有这么一次经济危机或下行的到来,就像日本90年代。我是做消费领域投资的,之前市场所有的迹象:过度消费、财富高速成长带来的畸形消费比比皆是,这些是看得到的。这些东西一定会放缓或停下来,因为它不正常。

记得一个国际友人说过,世界上几个经济体都是在经济危机开始以后,人们才真正的知道什么是幸福,知道自己要什么。那种跟着别人盲目走的畸形消费变少了,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表示,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健康比什么都重要。黑天鹅能够短时间内摧毁一家企业甚至一个行业,因此企业的生存能力比发展能力更重要。

这个疫情我看到三点,第一,你会发现企业和人一样,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大企业和小企业都一样;第二,免疫力最重要,现金流是免疫力的基础;第三,为什么我们老出不了百年老店,因为我们往往只重视发展而忽视生存能力的构建,长周期来看,一个企业的生存能力比企业的发展能力更重要,也许命中注定你的公司不可能成为大公司,但是要把小公司的事情做好。

这个疫情我看到三点,第一,你会发现企业和人一样,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大企业和小企业都一样;第二,免疫力最重要,现金流是免疫力的基础;第三,为什么我们老出不了百年老店,因为我们往往只重视发展而忽视生存能力的构建,长周期来看,一个企业的生存能力比企业的发展能力更重要,也许命中注定你的公司不可能成为大公司,但是要把小公司的事情做好。

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表示,对互联网行业来说,疫情期间的确面临很多考验,但也有一些机会,生鲜电商、在线教育、协同办公都迎来一些利好。

美国最近疫情也是很严重,线上生鲜蔬菜销售已经超过了超市的销售。今年5月份,全球电商对比去年翻了一倍,中国也是一样。总体来看,生鲜电商、在线教育、协同办公都有受益。

今年因为疫情,中国的协同办公加速很快,现在很多企业的员工都说,能不能在家协同办公,在家办公的效率和用户习惯都有比较好的表现和提升。这对办公楼、线下共享办公空间都会有一些影响。本来要扩办公室的公司现在不扩了,租的一些办公楼可能就退掉了。很多都是协同办公,一些会没有必要非得见面开了,先开网络会议,网络会议开的靠谱了再见面聊一聊。

还有一些CRM公司,以前中国老板不愿意花钱买CRM,现在都愿意花钱了。销售上有明显的提升。

美国最近疫情也是很严重,线上生鲜蔬菜销售已经超过了超市的销售。今年5月份,全球电商对比去年翻了一倍,中国也是一样。总体来看,生鲜电商、在线教育、协同办公都有受益。

今年因为疫情,中国的协同办公加速很快,现在很多企业的员工都说,能不能在家协同办公,在家办公的效率和用户习惯都有比较好的表现和提升。这对办公楼、线下共享办公空间都会有一些影响。本来要扩办公室的公司现在不扩了,租的一些办公楼可能就退掉了。很多都是协同办公,一些会没有必要非得见面开了,先开网络会议,网络会议开的靠谱了再见面聊一聊。

还有一些CRM公司,以前中国老板不愿意花钱买CRM,现在都愿意花钱了。销售上有明显的提升。

渶策资本创始合伙人甘剑平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甘剑平表示,现在每天思考的问题是,经过这波疫情,用户的习惯或者是消费者的习惯会不会有大的变化,有哪些行为会成为未来的趋势。

这场疫情在客观上,对我们很多投资的互联网公司、线上的公司从商业层面反而是带来利好,例如B站流量又创历史新高。

回到现在来看,我们每天在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经过这波疫情,用户的习惯或者是消费者的习惯会不会因为这个疫情有大的变化,有些行为可能会成为新的趋势。

比如说越来越多的人在zoom上开会,发现这样越来越好,中国传统的商业文化需要面对面,握着手,看着眼睛,吃个饭,喝个酒,把这个事情谈成。以前吃三顿饭完成,现在经过zoom交流两轮,最后吃个饭,喝个酒把这个事情完成了。

今年中国在高端消费品的上面是有所增长的,说明我们财富积累是确定的,茅台作为一个高端消费品可能也会更多的引入到家庭的餐桌上,而不是作为一个商业交往的品类。我觉得这些行为都有可能改变,未来还会有很多新的机会。

这场疫情在客观上,对我们很多投资的互联网公司、线上的公司从商业层面反而是带来利好,例如B站流量又创历史新高。

回到现在来看,我们每天在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经过这波疫情,用户的习惯或者是消费者的习惯会不会因为这个疫情有大的变化,有些行为可能会成为新的趋势。

比如说越来越多的人在zoom上开会,发现这样越来越好,中国传统的商业文化需要面对面,握着手,看着眼睛,吃个饭,喝个酒,把这个事情谈成。以前吃三顿饭完成,现在经过zoom交流两轮,最后吃个饭,喝个酒把这个事情完成了。

今年中国在高端消费品的上面是有所增长的,说明我们财富积累是确定的,茅台作为一个高端消费品可能也会更多的引入到家庭的餐桌上,而不是作为一个商业交往的品类。我觉得这些行为都有可能改变,未来还会有很多新的机会。

募资难题:缺乏长线资金 民间LP挤出市场

风险投资残酷的一面在2020年显露了出来。对人民币基金来说,2020年募资更是前所未有的困难,大批中小GP断粮。那么在LP眼中,在这样的极端市场环境中,什么样的GP才是值得它们支持的呢?

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从GP的角度谈到目前GP面临的募资困局,他表示,现在纯市场化的LP越来越少,国资LP占了超过一半的比例,长线资金因为税制的原因没有进入这个行业的动力。

实际上这几年创投环境面临很大的问题。比如说募资,现在纯市场的LP越来越少,今年第一季度的数据,增量资金中超过一半来自于国有LP,这是挺可怕的数据,国有的LP多了以后,市场化LP占有率就低了。

资管新规以后,原来我们容易募到的资金进不来了,主流资金进场受阻。银行的钱进不来了,被资管新规一刀切死。现在长线资金也没有人愿意进来,保险、社保、地方养老基金可以进股市,但是不让进创投行业。投中要多呼吁呼吁,如果主流资金不进入这个行业,这个行业会萎缩的很厉害。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税收。个人LP进来,承担的税收最少就是35%,不管是按照基金征收还是按照项目征收,实际承担的税负最少35%,你买股票就不需要任何税负。现在税负体系、征管体系造成了民营LP进入这个领域的意愿大幅下滑,所以行业在萎缩。

疫情以后这些问题都暴露出来,人民币基金现在到了瓶颈期。长期看这次调整是有必要的,淘汰掉大量没有实力的GP。但是如果这个融资结构不改变,长线资金不进来,怎么可能投出伟大的企业?

实际上这几年创投环境面临很大的问题。比如说募资,现在纯市场的LP越来越少,今年第一季度的数据,增量资金中超过一半来自于国有LP,这是挺可怕的数据,国有的LP多了以后,市场化LP占有率就低了。

资管新规以后,原来我们容易募到的资金进不来了,主流资金进场受阻。银行的钱进不来了,被资管新规一刀切死。现在长线资金也没有人愿意进来,保险、社保、地方养老基金可以进股市,但是不让进创投行业。投中要多呼吁呼吁,如果主流资金不进入这个行业,这个行业会萎缩的很厉害。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税收。个人LP进来,承担的税收最少就是35%,不管是按照基金征收还是按照项目征收,实际承担的税负最少35%,你买股票就不需要任何税负。现在税负体系、征管体系造成了民营LP进入这个领域的意愿大幅下滑,所以行业在萎缩。

疫情以后这些问题都暴露出来,人民币基金现在到了瓶颈期。长期看这次调整是有必要的,淘汰掉大量没有实力的GP。但是如果这个融资结构不改变,长线资金不进来,怎么可能投出伟大的企业?

广金基金总经理鲁勇葳对此表示赞同。他表示,各种扣除各种税费之后,一级市场不仅仅是周期比二级市场投资慢很多,回报也不见得有优势。国家应该在税收、政策上支持PE,要不然真的会比较难。

我以前是做二级市场投资的,在做一级市场之后,我发现一级真不如二级收益高,这不是快钱的问题。你算一下税率,35%就去掉了,管理费2%,5年10%就没有了。carry再去掉20%,那还挣什么钱呢?

我以前是做二级市场投资的,在做一级市场之后,我发现一级真不如二级收益高,这不是快钱的问题。你算一下税率,35%就去掉了,管理费2%,5年10%就没有了。carry再去掉20%,那还挣什么钱呢?

鲁勇葳也非常坦率的表示,小型GP恐怕比较难在这次危机中生存下去。

去年我们遴选子基金,入围21个GP,但真正拿到钱的,基金募集成功的,从去年到现在是个位数。我们也很着急,想把资金配出去。

我们制定了一个政策,规模10个亿以下的GP就不要来找我们了。为什么?因为我不知道你能活几年。小的GP我们不太支持了,哪怕是很有特色的GP。10亿以上的GP找我来谈,越大越好。

为什么募资这么难,因为现在LP太少,导致省配一级、市配一级,国家级的再搞一点,都是这个策略。我发现,管理规模很大的GP,现在对我们1个亿、2个亿的出资也很重视,人民币基金现在确实挺难做的。

去年我们遴选子基金,入围21个GP,但真正拿到钱的,基金募集成功的,从去年到现在是个位数。我们也很着急,想把资金配出去。

我们制定了一个政策,规模10个亿以下的GP就不要来找我们了。为什么?因为我不知道你能活几年。小的GP我们不太支持了,哪怕是很有特色的GP。10亿以上的GP找我来谈,越大越好。

为什么募资这么难,因为现在LP太少,导致省配一级、市配一级,国家级的再搞一点,都是这个策略。我发现,管理规模很大的GP,现在对我们1个亿、2个亿的出资也很重视,人民币基金现在确实挺难做的。

元禾辰坤高级合伙人王吉鹏坦言,中国市场不需要那么多GP,疫情会加速优胜劣汰。很多新入行的GP,两年半的时间募不起来一只成规模的基金,有些GP就转FA了,这是残酷的市场现状。

从去年基金业协会的数据可以看到,大概2万多家GP,过去几年数字没有增加,在减少。2万多家GP里面,基金管理规模超过10亿的可能只有11%,差不多就是2000多家。总体其实是小和散,因为2015年开始,人民币资本市场有很多新的GP入行。我们认为市场不需要那么多GP,这轮疫情会加速优胜劣汰,优胜劣汰以后,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某种程度上市场帮你淘汰一批。

我们今天看到很多GP,可能是从2017年资管新规之前入行,到今天越来越难。这样的基金,很多在两年半的时间募不起来一个成规模的人民币基金,只有管理存量基金。如果存量不够大的话,就很难维持。你会发现业内有些GP就转FA了,这是很残酷的市场的现状。

我们今天看到所有的白马,像红杉和高瓴也好,还在融特别大的基金,他们把市场上剩余的钱全收走了。

从去年基金业协会的数据可以看到,大概2万多家GP,过去几年数字没有增加,在减少。2万多家GP里面,基金管理规模超过10亿的可能只有11%,差不多就是2000多家。总体其实是小和散,因为2015年开始,人民币资本市场有很多新的GP入行。我们认为市场不需要那么多GP,这轮疫情会加速优胜劣汰,优胜劣汰以后,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某种程度上市场帮你淘汰一批。

我们今天看到很多GP,可能是从2017年资管新规之前入行,到今天越来越难。这样的基金,很多在两年半的时间募不起来一个成规模的人民币基金,只有管理存量基金。如果存量不够大的话,就很难维持。你会发现业内有些GP就转FA了,这是很残酷的市场的现状。

我们今天看到所有的白马,像红杉和高瓴也好,还在融特别大的基金,他们把市场上剩余的钱全收走了。

金财投资总经理尤兆祥强调,GP要在这个时代生存下来,必须对所投资的领域非常专业,能够做到赋能式的投资,形成产业协同。

什么样的GP在这个时代能够生存下来,首先你对投的领域得专业。我们现在也关注管理人的团队,特别是核心团队成员的过往经历、履职经历等等。投资一定是赋能式的投资,对你投资的标的形成一种赋能,形成产业协同。做GP,做投资,你一定得能给投资的标的企业有一些赋能。

这次疫情最大的好处就是让我们冷静思考,很专业、很细分的专业团队,在提升自己的内功方面,还是需要加强。

另外我真的不太希望GP多拿政府的钱,政府的钱不好用。市场永远是对的,不要抱怨市场,市场是有自己内在的规律,危中有机是对的。

我们也有一个调整,比如说产业的并购。现在江苏有很多优质的隐形冠军企业,上市公司未来就有这个诉求,在产业链上可以寻找一些优质的标的,所以可以为GP提供非常好的投资空间。

什么样的GP在这个时代能够生存下来,首先你对投的领域得专业。我们现在也关注管理人的团队,特别是核心团队成员的过往经历、履职经历等等。投资一定是赋能式的投资,对你投资的标的形成一种赋能,形成产业协同。做GP,做投资,你一定得能给投资的标的企业有一些赋能。

这次疫情最大的好处就是让我们冷静思考,很专业、很细分的专业团队,在提升自己的内功方面,还是需要加强。

另外我真的不太希望GP多拿政府的钱,政府的钱不好用。市场永远是对的,不要抱怨市场,市场是有自己内在的规律,危中有机是对的。

我们也有一个调整,比如说产业的并购。现在江苏有很多优质的隐形冠军企业,上市公司未来就有这个诉求,在产业链上可以寻找一些优质的标的,所以可以为GP提供非常好的投资空间。返回基金排名,查看更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