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金排行正文

基金排行 背靠1500亿金矿 这家资产管理公司如何连续躲过暴风、亿阳两个大雷

admin 基金排行 2020-06-24 15:24:16 4 0

基金排名:背靠1500亿金矿 这家资产管理公司如何连续躲过暴风、亿阳两个大雷

2016年,因与暴风集团的合作,使得富国大通从幕后走到了前台。这只暴风富国产业投资基金在当年3月设立,8月解散,仅成立5个月即宣布解散,让这只基金充满了疑云。

不足一年后,因踩雷亿阳,富国天启-亿阳集团流动资金贷款资产管理计划被爆存在逾期未兑付的现象。此后富国大通立刻发布公告,称已将全部股权转让于第三方。

两次侧身,躲过风险的富国大通是谁?

根据官网显示,北京富国大通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这家公司看上去年纪轻轻,但却是实打实的含着金汤勺出生。

据了解,其股东是一家金控集团,名为益科正润金控集团。益科正润以矿业起家,坐拥价值1500亿的山东三山岛北部海域金矿,这是亚洲最大的已探明单体金矿。此外拥有甘肃加甘金矿、赤峰鸡冠金矿,探明黄金储量达700吨。

强有力的背景,让富国大通的底气更硬,富国大通副总裁李大治曾提及,“富国大通以资产驱动为核心,这是公司的核心优势之一。”截至2016年底,成立不足2年的富国大通主动管理的资产规模已经达到了30亿元,整体管理的规模接近100亿元。

起家·背靠700吨“金山”

官网显示,富国大通专注于“上市公司并购基金”细分领域、致力于为高净值人群提供信托、资管、基金、海外等全方位优质资产的配置。

虽然成立的时间并不算长,但依托股东益科正润金控投资集团的支持,富国大通实现了快速的发展,资产管理总资产规模在成立2年后就接近100亿元。

谈及益科正润,这家金控集团成立于2007年, 旗下拥有矿业投资、PE/VC资本运作和金融投资三大板块:矿业板块在山东、甘肃等地拥有多宗黄金、有色金属等矿业项目的探矿权和采矿权;其中,山东莱州三山岛金矿探明黄金储量470吨,为我国已探明的最大单体金矿床,总经济价值超1000亿元。此外,还拥有136吨的甘肃加甘滩金矿。

发展至今,益科正润旗下拥有券商、公募、私募等金融性拍照和备案资质。集团业务涵盖财富管理、矿产、新能源、互联网及生物医疗等多种领域,聚焦抗周期性产业和刚需类产品。

展开全文

此外,益科正润是中国首家上市的发动机气门公司登云股份第一大股东,旗下公司与合作方共同成立江阴金属材料创新研究院,并创立新材料产业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混改项目成功落地,富国大通股东益科正润投资集团正式签约,与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中通瑞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一起,成为北方信托混改的新股东,合计受让50.07%股权。

作为我国老牌信托公司之一,益科正润成功入股北方信托混改后,将与北方信托在实业资本金融三大领域形成合力。

几番资本运作后,益科正润已经构建了金融产业实体联动、产融结合协同发展的生态系统。按照官网介绍,盈科正润是一家以黄金产业为后盾、以财富管理为核心,以账户体系为技术,金融科技为驱动,聚合B端资源和风险投资能力的新型产业集团。

除了在矿业投资上的狂野表现,在资本板块则曾成功运作了包括山东地矿、信威集团在内的一批资本运作项目。

业内人士表示,益科正润金控集团主要的金融平台就包括富国大通这家资管公司,以及北京的一家公募基金北信瑞丰,还有收购了一家券商叫众成证券,现在改名了就是联储证券。“说白了,打造一个多金融牌照的平台就是为自融服务的。”

正如上述人士所说,在金融投资板块,除私募业务外,还拥有券商联储证券(正润系控股股东),公募北信瑞丰公募基金(正润系第二大股东,持股40%)。

而富国大通在集团中的站位,很显然就是财富管理、资产管理的核心。

“富国大通前几年主要以高收益的私募基金打市场,之前也为老股东正润金控募集过资金,主要是想帮股东上市集资。应该是在15年的时候发的一个并购项目之前去过他们公司,比较高大上,但是真正的存在目的还是在于股东融资吧。”上述人士表示。

打法·以资产端驱动财富端

从富国大通成立起,就一直强调资产端的挖掘。对资管行业而言,最大的难点就在于优质资产难以发掘。

与其他私募机构看重财富端不同,富国大通更看重优质资产的选择。目前,大量私募机构不断扩大资金的募集和规模的,也是因为对财富端的重视。虽然在成立2年后快速扩张,但从2017年开始,富国大通选择放缓规模的增速,而是找到优质标的。

这种做法与李大治的个人风格也有很大关系。他看来,先有优质资产,然后通过资产来驱动财富端,帮助客户去做资产配置。

“我们拥有多少优质资产,就募集相应数量甚至更少的资金,保证有足够的资产去投资,也就是说有多少能力,就吃多少饭。”李大治直言。

2016年,资产配置荒背景下,谁拥有优质的资产、或者是谁拥有寻找、获取优质资产能力的公司,自然会从此次资产配置荒的浪潮中脱颖而出。

在近日的陆家嘴论坛上,易会满提出下一阶段全球流动性充盈甚至泛溢是大概率事件,各主要金融市场将可能共同面临“资产荒”的挑战,优质上市资源的竞争会更加激烈。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表示,资产荒将在全球市场出现,我们需要预先进行应对。优质上市资源要留住,海外的要加速回归,国内长期资金要加快入市,养老金和目标经济要提速,中国版的401K机会要加速落地,散户手中的优质资产不要再被老外抢走了。

“实际上,2014年我们刚成立富国大通的时候,资产配置荒的迹象就已经初步显现了,而我们之所以敢在那个时间点进入这个行业,也是基于我们拥有获取优质资产的基因。”李大治表示,“从资产端到财富端,以资产驱动为核心,是富国大通的核心优势之一。”

富国大通成立时间虽短,但在2007年,集团公司就开始进行矿业等方面的投资及资本运作了,这种原始的资源,也为富国大通打下基础。股东的支持使得富国大通可以在优质资产规模确认后,再进行相应财富团队的构建。

李大治此前表示,富国大通的优势就在于优质资产的获取能力,这种能力甚至要大于财富管理团队募集资金的能力。在获取优质资产方面,富国大通最主要的选择是行业因素,尤其是符合经济发展的新兴产业,比如此前,富国大通参与了益生股份、健盛集团、四创电子、分众传媒、福安药业等细分领域龙头上市公司的项目。

早在2016年,资产荒的话题一度非常火热,不过,在当时的观点看来,那一波的所谓“资产荒”,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资产荒,而是一种资产收益率纠偏的过程,资产荒并不是真正的缺资产,银行理财成本的刚性和股市下跌导致高收益资产的缺失是2016年下半年产生资产荒的根源,而宽松的货币政策更是拉低了基础资产收益率,其实质是“高收益资产荒”。

与2016年的资产荒出现的背景不同,在当下的资产荒中,疫情成为最大的一个变量。

华泰证券分析师程晨认为,在资产端,非标资产供给稀缺,传统的国企、城投、地产融资需求降低,导致高性价比资产供给稀缺;并且,新冠疫情扰动企业生产经营,投资者对相关债券风险偏好降低,对城投、地产等板块的追逐导致局部资产荒,另外,叠加新冠疫情的影响,进一步增强了流动性宽松的预期,这也成为信用债需求的催化剂。

如果说凭借股东,富国大通安全度过了第一次“资产荒”,疫情之下,能否安然度过,才是考验其真实能力的检验。

风控·与危险擦身而过

2017年底,中国金融开始了去杠杆的严监管之年,之后市场上出现了一系列的爆雷。2018年,资管新规落地更呈现了政策偏紧,监管从严的态势。这种背景下,富国大通也在调整内部的策略。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从2015年开始,富国大通几次与危险擦身而过。

2015年,北京富国天启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公开信息显示,天启资本合伙人郭满出任法定代表人、执行事务合伙人。该管理公司成立并发起大通融汇--储富1号股权投资专项基金、富国天启-亿阳集团流动资金贷款资产管理计划、富国天启-金融并购基金一号、富国天启新能源股权投资基金一号、富国天启大健康并购基金一号、恒康医疗股票收益权投资基金、中信资本股权投资基金等产品。

其中,富国天启-亿阳集团流动资金贷款资产管理计划被爆第八期,第九期,第十期,第十一期一共四期都存在逾期未兑付的现象。

2017年,有网友在天涯论坛爆料,购入的《亿阳集团流动资金贷款资产管理计划》产品未按时兑付本金,项目在9月18日已经到期,但仅兑付了利息,并未兑付本金。

该款产品全称《富国天启-亿阳集团流动资金贷款资产管理计划》,其中的富国天启是一家资产管理公司,9月28日和10月12日,富国天启在其官网分别公告了该款产品从第八期一直到第十一期的逾期兑付情况说明,但需要输入产品码查看。

2016年,富国大通发布声明称,富国大通已将其拥有的天启资本的全部股权转让于第三方,且已于2016年7月5日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自2016年7月5日起,由天启资本作为管理人发行的全部私募基金产品均与富国大通无关,富国大通不对上述产品承担任何责任。

这种危险中的急转弯,富国大通经历了不止一次。

进入2020年6月,昔日的创业板之王暴风集团,在经历了2019年因实控人的爆雷事件后,沉寂了许久。在暴风集团上市的第二年,暴风集团便与富国大通联手设立暴风富国(天津)互联网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即暴风富国产业投资基金。

该有限合伙公司于2016年4月8日完成工商注册登记程序,正式开始运营。用于投资其同行业上下游企业,主要为互联网及文化创意产业。

从当时的公告来看,该产业投资基金的全体合伙人承诺的认缴出资总额为人民币33,002万元,其中,北京暴风科技作为有限合伙人认缴出资3000万元,占比9.09%;北京富国大通作为有限合伙人认缴出资30,000万元,占比90.904%。暴风子公司暴风起源、以及富国大通子公司富国天启均为普通合伙人,认缴出资额均为1万元。暴风作为投资人和发起人参与基金的管理和决策,富国大通则主要是出资人。

然而,仅5个月后,这只产业投资基金已宣告解散。关于暴风富国产业投资基金为何仅成立5个月便散伙,暴风科技及富国大通均未透露更多细节。但显然,富国大通再次远离危险。

通过几次与危险共舞,富国大通的风控在未来或许将越发严格。目前,富国大通的风控流程是在立项后,项目经理和项目总监经过两轮初筛后报送立项会,只有不到20%的项目能够被批准立项。

然后是详尽的尽职调查;尽职调查之后是投决会,投决会上7位委员会对相关项目进行投票,投票之后有些项目是不通过,有些是有条件通过。有条件通过的,要再次进行调查,补充资料后二次过会。

李大治表示,富国大通过会率实际上不到10%,因为上至股东益科正润集团,下至富国大通都深知,风险防范是立身之本,是企业的生命线。

可能是多次走在危险边缘,富国大通在资产配置上也趋于稳健派。“除了风险资产与稳健资产外,保障性资产也需要进行配置。比如说保险,这出于传承的层面考虑。另外还有黄金,出于避险的层面考虑。一旦遇到危机,黄金实际上是最有价值的东西,可以变现。这些保障性资产的配置可以起到家庭资产稳定器的作用。”返回基金排名,查看更多

评论